阅读历史 |
请收藏本站网址:www.hulitxt.com

第九章小男人全文完(1 / 2)

加入书签

每个女人都乐于被男人用这种占有性的方式蹂躏自己。

他的舌尖伸入我的耳朵,深入耳心,搅动,他呼吸急促着,双手抓贴在我腰身两侧。

我突然有一种想法,就是做为他的女人的存在,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。

他的下身缓缓地在我湿泥的水壶内插入,抽出。我哼哼唧唧地嘘出自己的嘤咛,轻咬了几下他长了些许须根的腮帮、脖子,然后舔遍他唇上的每一寸肌肤,左手腕抵着他突出的肩胛、右手腕可触凹凸的脊椎,嘴里哼呵出带着水气的娇啼,他的脸上的每一寸,慢慢地粘连满了我的口液。

顶礼膜拜般折磨着我的性欲,既享受又难受,他的勃起压抑在我的身体里面,不够,远远不够,但我又什么也不可以做。

乔柏的手向下探索,揉着我的娇嫩,他的手指却是粗糙的,两种截然相反的极端,挑起最剧烈的对比与尖锐的刺激。

“你这女人,还没高潮,就湿成这样了。”他有点惊讶,有些邪魅。

我哼了一声,爱意,或许从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一点点充盈,变成爱液,满溢出来。身体为他开放,更早以前我就期待他的采摘。

所以,包容的瞬间,我还是疼了一下。和心一起疼。感动的疼,期待的疼。我唯一能做得就是配合,搂紧他的脖子,并踮起脚尖,被他抬高的一条腿,绞着他的臀,挺而性感的臀。配合着他的抽送。这是破戒,而我将知道,越过了这条轨道,脱轨的火车便再也很难刹停。

他的阳ju越来越硬,速度,也越来越快,越快越重。

我的y道越来越湿,空间,也越缩越窄,越夹越紧。

乔柏粗重的哈气把阵阵热力呼在我的脖子上,使我更加兴奋。

双手托着我的臀部,用力压向他的身体。我包裹着他,近乎蠕动的温情开始向撞针机械的撞进抽出来转变,身体之间砰砰作响。

我越发激动,可紧咬着嘴唇不敢发出声音,他在我身体中硬硬地刮着,我渐渐有些自持不住了。

最敏感的耳朵把他的气流传遍全身,我开始挣扎,他紧紧压着我,我越挣扎越压抑,不由地尖叫,尖叫声响彻房间,或者甚至泄露到房间之外。

而身体却偏偏要因为危险的快感,收缩得更紧,震颤着,哆嗦着往里收,淫荡地把他的阳ju深深吸进去。那样的致命,就像溺在水里,对生命有种失控感。

我的内心不断在呐喊:快,快,干穿我!干我,狠狠干我!

乔柏对突如其来的快感热爱得紧,终于,在一阵更加紧密有力的冲撞后,一股一股的热流犹如火山爆发出来的岩浆,冲进了我身体的深处,熨烫得我的子宫犹如浸在热汤之中。

他带着骄傲和征服,又恶意地故作不解地问:“宝贝,你刚刚怎么叫得这么厉害?”

“贱男人!”我呵斥一声,想推开他,又抱得更紧。全身瘫软又非常畅快,有一种身体中积蓄很久的压力被猛然释放的舒畅和轻松感,任高潮之后的身体漂浮。

“我要抽出来了。”他讥笑一句,他耸了耸身。

“好”犹豫出来的话说着我的不舍。

他笑:“还说好,瞧你那小样。”

他已懂得我的需要了。

我慌张地推开他,还在瑟缩的穴道好不容易才挤出他软下来的男性,带出大量混杂着两人体液的混浊。

“混蛋!”你居然射在里面。

“我想要跟你的第一次是亲密无间的。”乔柏嘿嘿笑着,一个痞子样。

“你是顾得你的快感吧!”

“你不也没反对,你不也爽着了?”

连续两句反问,让我哑口无言。

是爱?还是只是做?我迷惑自己的迷惑。而那一晚,我从来没有想过,自己日后就真的把自己托付给这个无赖了。

酒醉与疯狂之后不是沈醉,而是更加要命的工作。两周下来,我的工作被远远地落在后面。女强人并非那么好当,我的压力越来越大,除了吃饭睡觉,我把我所有的业余时间都用去加班了,原本就不怎么长肉的身子越发疲惫消瘦。

乔柏终于看不下去,在茶水间拉着我正色跟我说:“女人是不适合跑业务的,你这样会垮的。”

我只是白他一眼“你别小觑我。”

只是没想到,下午老板就叫我去他的办公室,女性直觉事情不妙。

果然,老板严正厉词地批评我工作进度太慢,让整个工程完成的进度都减慢了,然后说准备调我去内务部做助理,我这个烈性子的人,从来就不安于室,这不跟炒我差不多吗?

于是我笑了笑,跟那个我早就恨了n遍的老总赌气说了一句我也许没有推广的才能,径直就走出门去。

跑出公司时,才发现外面下着大雨。雾茫茫的一片,我突然就有了要在雨中漫步的心情。走着走着,脚下一滑,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

再醒时,周围一切都是白色的,原来昨天我摔倒了,连日来的辛苦加淋雨使我病了,幸亏昨天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